永远的小仙女生日快乐

这个网站的诞生

每年妈妈过生日都要绞尽脑汁不知道该送什么,买东西贵的买不起,便宜的会被嫌弃。爸爸妈妈一直觉得计算机是玄学,不知道写代码到底是个什么鬼,想着不如给妈妈搭个网站吧,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有空就会更新文章,以技术分享和生活随笔为主,但是鉴于我技术比较渣,生活也比较平淡,希望各位小天使不要吐槽,看个热闹就好了。

正题在这里

隆重介绍这篇玛丽苏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女主,永远18岁,貌美如花🌹的程小姐。

听说妈妈上大学的时候追妈妈的人要排队排到火车站去,我也看过妈妈大学时候的照片,朴素但灵动,和众多脸上粉了浆糊的网红脸截然不同,哎,不说了,我怎么没追上这么好看的小姐姐,爸爸福气真好…妈妈大学的照片在家里,手头只能传一张我十岁的时候妈妈的照片了,你可以说我丑,但请摸着良心赞美👇下面这个小姐姐:

妈妈在20岁就结婚了,22岁就有了我。直到长大了我才意识到,妈妈也是第一次做妈妈,而且妈妈结婚地早,在我小时候,妈妈自己也还是个小仙女呢,就要对一个虽然幼小但是爱哭爱闹杀伤力极大的我负责。

四个阶段

我对妈妈的感情分为四个阶段:

小学之前——无感

小学之前是没有感觉(脑容量太小了,无法回滚到幼儿园时代)。

小学到初中——叛逆

小学到初中我经常叫嚣要杀了我妈(初中觉得自己叛逆屌炸天,现在想想自己真是个脑残),因为妈妈从小学一年级的暑假开始因为种种原因让我放弃跳舞,转为学钢琴。

学琴的孩子都知道刚开始这是一件极其枯燥的事情,小学二三年级正是爱玩的时候,但是我每天一写完作业就要去练琴,好像是至少中午练一个小时,晚上还要练。

开始那几年弹得太难听了,每天到了练琴的时间就很煎熬,反反复复地音阶琶音,后来《哈农》这本书都被翻烂了,弹来弹去都是一样的东西,只是节拍器摆锤的位置在游尺上不断地下调,拧了一次又一次的发条,我也像一个上了发条的小孩,坐在一架不会说话的大笨琴前面做着流水线上该做的事情。

我总说自己是一个没有童年的孩子,因为我的童年只有难听的钢琴噪声和湖南卫视一年又一年的《还珠格格》,没有去乡间捉过蚂蚱也没有在家里玩过洋娃娃。

那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人,而施加给我这个痛苦的人正是我妈,所以天天恨不得要杀了我妈,直到现在我们老家墙上门上都是我当时写的要杀了我妈的“豪言壮语”。

现在想想我要是有个小屁孩天天这么不省心,我工作完还要陪着她练琴,给她做饭洗衣服,在她叫嚣着要杀了我的时候我还必须强忍着掐死她的念头,在她练琴练不下去狂踹钢琴狂撕钢琴谱的时候要想着如何保护钢琴不让这个疯狂的小女人伤害到这个贵重的东西,在她练琴练到哭的时候把她搂在怀里安慰她并忍住自己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如果我有个小屁孩这样,还没等她叫嚣要杀了我,我就先把她掐死了,她也就最多活两集吧……但是我活到了现在,感天动地,喜大普奔!妈妈就这样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下带着我打怪升级,3级,7级,9级,10级……

这段时间妈妈带给我的不仅是钢琴🎹这个技能点,更是后来如何在浮躁中沉淀自己的能力。感谢那时候在我叫着要杀了她的时候,妈妈带着我坚持了下来。

高中——压力

初三到高二的时候,练琴就很少了,初三到高一我荷尔蒙有点旺盛,那时候妈妈的角色是每天翻看我的手机短信,去移动营业厅打印我的通话详单并拿回来和我对峙每个号码是哪个小男生。(讲道理有点侵犯隐私,但无奈自己太不懂事,好好谈心估计以我那时候的认知也听不进去,好像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高一我还一直在谈恋爱,直到高一上学期结束的时候,我从江西师大附中的重点班末位滚动到了普通班,自己仅剩却强烈的自尊心和妈妈脸上失望却又要安慰我让我压力别太大了的愧疚让我好像突然长大了,从下学期开始精力几乎都投入了学习。

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巴不得把每一分钟都用来学习,一边学高一下学期的内容,一边把高一上学期学成屎的内容重新学一遍,每天缠着老万和劢劢问问题。(在此感谢那些不厌其烦回答我弱智问题的老师,和带给我巨大改变的丁妈)

每次月考结束后我都要在寝室哭成一条狗(在此感谢那时候的室友:小蕾蕾,xyz,zq在那些我最绝望的日子里为我带来的阳光),一次次的打压总结之后,终于高一升高二的时候以高中三年最好排名滚动回到了重点班。(后来再也没有那种破釜沉舟的刺激来激励我了)

那时候妈妈一直安慰我,压力不要太大了,每星期爸爸妈妈都会从丰城开车到南昌来看我,每次吃着爸爸妈妈从家里带来的奶奶外婆做的饭,都觉得自己是什么”全家人的希望“之类的,眼泪都融在饭里了…….感谢爸爸妈妈在那时候没有放弃我,一直相信我能坚持下来,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高三那年班上的女生都陆陆续续搬出去住了,走读有了更多的学习时间和更好的伙食,生活上也有人料理。我也威逼利诱妈妈过来陪读,就这样,爸爸一个人担起了家里的经济大梁,全家人的希望就真是指着我高考了。

但是我的成绩一直没有起色,物理一直在及格线上下,最差的时候周练100分的卷子考49分,还无意间看见别人满分。(虽然物理渣,但是还是要感谢不厌其烦给我讲物理题的凯哥,迷你宣,老人家和一直说我蠢的圣二)

几乎每次星期六上午理综考完,中午我就哭成了一个泪人,下午领着试卷回家妈妈就陪我一起哭,两个人瘫在地上起不来抱头痛哭,那时候觉得应试教育活生生地击垮了我。真是觉得自己没用,怎么这么蠢,还让妈妈也和我一起伤心。

最绝望的是高三元旦前后觉得自己左边肚子不舒服,一开始以为是疝气,后面拍片子拍出子宫附件一个大肿瘤。这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每天都躺在床上想自己是不是闭上眼睛就醒不来了,也不想高考了,写题也没有心情了,三天两头跑医院检查。这其中的绝望,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吧。(在此感谢特意从丰城跑来南昌陪我检查的舅舅阿姨)

刚查出来的那几天恰好是上海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件,几十条年轻的生命就这么在本该快乐的日子伴随着人群的恐慌和喊叫消失了,那时候自己觉得好像自己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我还活着,我还有希望恢复健康。

日子一天一天过,高考的呼声越来越响,我也渐渐忘记了自己有个瘤,开始全心备战高考,最后的日子一眨眼就过去了。

到了高考的时候,考试的时候没什么感觉,考完看见门口怀着期待的眼神的家长,才知道,高三这年,最难过的不仅是学生,也是陪读的这些家长。尤其是在师大附中这种一年几十个清华北大的学校,人和人之间的对比才是最可怕的。

高考完明显爸爸妈妈如释重负的感觉更明显,自己相反平静到难以想象,考完了我还和妈妈说,家里的英语卷子没做完,我想晚上再回去做张卷子。(在此感谢高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全家人的努力)

高三这一年因为每天都和妈妈待在一起,我和妈妈的感情也升温地更快,高中生大多数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读书,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对于我而言,上大学好像是唯一的选择,自己多想的一点就是不要辜负妈妈这一年对我的付出。

有一天我看见妈妈有个小本子,上面记着我的各种详细的信息,比如每次考多少分,容易错哪些知识,下次要在哪里提高,我上次什么时候来例假,什么时候洗的头之类的…….每次看见这种场景,我直接哽咽,原来家长,也是这么地不容易……

陪读家长的生活枯燥而乏味,每天做饭洗衣服料理家务,在方寸的小房子里也要把最好的房间留给孩子,自己住小床,每天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晚上孩子去上晚自习了和其他的陪读家长一起去散步,散步聊天也免不了聊成绩,在周围清北苗子的对比之下,当年十八线小县城初中年级第一第二的光环早就不复存在,妈妈的心理自然也是不好受的吧。(在此感谢dk妈妈,yl妈妈,zyx妈妈等若干陪读家长带给妈妈那时候为数不多的快乐,感谢找我谈人生的jyw爸爸)

我的错题本也都是妈妈抄的,用的妈妈的备课本,抄完了一本又一本。(现在我看到丰城二中土黄色的备课本我都有阴影了,感觉又该做错题了)妈妈抄题定时给我重做,高三的数学从130稳定到高考前145左右都是归功于妈妈的错题本。可惜现在那些错题本都被当垃圾卖了,要不留作纪念现在翻翻都是满满的回忆。

除了妈妈,以后估计再也不会有人因为嫌弃我自己洗头发洗不干净而帮我洗头发了。直到现在我还觉得自己洗出来的头没有妈妈的味道哈哈。

转自知乎【关于高考,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阿树啊的回答(有删改):

打破了太多的”原以为”。

原以为最后一晚会中规中矩认真复习; 原以为高考前夜会紧张得睡不着觉; 原以为高考前的等待会太过紧张; 原以为会因太过紧张而发挥失常; 原以为这届高考题会太过异常; 原以为考完试后会仰天长啸; 原以为能听见大家疯闹,书本满天飞翔;

在高考来之前心里排演过太多的”原以为”。 可是和现实的完全不一样。

考试前夜没怎么晚自习,狂笑着在黑夜里踢毽子,躺在草坪上看星星。 睡得很死,像猪一样。 考前没有太多的情感起伏,早餐还是吃的一样。 也没有全班很矫情的煽动性发言,也没有合照。 就是一行人无声的排着队,去等待入场的信号。

很平静,进入考场。 超蛋定,做着试题。

感觉甚至没有什么特别的,似乎跟平时的训练一样。

没有太多想法,只感觉到风很平静。呼吸和笔划过的声音。

没有紧张的心情,没有异常的试题。 就是这样平稳地做着。

考完最后一科后,连自己都没什么过激的反应。 就是结束了。大家都不发一言地收拾行装,回去了。

没有响彻全场的掌声, 没有振臂高呼的叫嚣, 更没有公然泄愤的撕书。 连一声呼喊尖叫都没听见。

走出考场的我看看你,你看看我,都一脸讶异,似乎都在等待着对方人群中的某个少年爆发出那声压抑已久的宣泄。

可是什么也没有。

就这样无声的,默默地就这样走回班里了。

充斥着太多未知、迷茫、兴奋和一系列未名的情感,

都随着那喧嚣而嘈杂的人声,

随着那不再回来的青春,

与高考一同埋葬了。

在那片坟土上,

新生的那株花,

名为 “成长”。

大学——觉醒

转自知乎【大学很累吗?比高三还累?】

云泥中人的回答(有删改):

高三就像是跑马拉松,跑的过程中的确会感到很累。但是,它有规划好的跑道,你知道只要坚持跑下去就一定能到终点。

而且处在那样一个环境中,会让你不自觉地咬牙再坚持下去;有沿途的补给,你渴了有功能饮料给你,饿了有水果面包给你,你其他的什么都不用考虑,只需要往前跑就行了:有一路的观众,跑的时候有他们的欢呼和支持,累的时候有他们的鼓劲与激励。即使实在跑不动了,他们在失望之余,关心你理解你,大不了从头再来。

而大学,就像是你一个人行走于无边旷野中。努力坚持走下去,也许会走出来,也许走不出来,因为你不知道你走的方向是不是正确的。

累吗?原地躺下,没事走几步证明自己还在前进。的确不累,而且你确实有在为走出去而努力,只是努力的程度只有你自己知道。

不累吗?想要走出去,既要自己确定一个方向,还要一路承担方向选择正确与否的心理压力,饿的时候自己觅食,渴了自己打水,被石头拌了一下还得自己挣扎着爬起来。

最累的是一路的孤独。

在你行走之时你只有自己一个人,像是身处漫天大雾只见五指。

没有人鼓励你,没有人理解你,没有人在意你什么感受,也没有人想知道你走到了哪里。

诚然,一路人你会碰到不少人,但其中大部分都是已经坐下去的人。他们会不断劝说你,别走啦,出不去的,就坐这和我一起歇着,多轻松。

于是,你的累就多了一种心里斗争的累。

如果你幸运地遇见了和你一样在不断走着的人,那么恭喜你有一个能够相互扶持相互鼓励的同伴,这会让你不再那么孤独。但是你也不知道他的方向究竟是在往前还是往后,你不能像遇到救星一样盲目跟随他,不然小心被他带到沟里。你还得靠自己判断他的方向是不是对的,是不是对你有帮助,你能从他那里获得什么经验。甚至学到的经验是不是适合你的,你同样需要自己判断和验证。而且你们并不会一直同路,到最后你还是要一个人孤独地在荒原上前进,带着心理生理交织的累。

这双倍的累加在一起,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一泄劲坐了下来。

这时你会忍不住地想念当初跑马拉松的时候,有直挺挺往前的跑道,有呐喊助威的人群,有补给点的吃的喝的,多轻松。――荒原外有灯火城市的辉煌,有小桥流水的宁静,有崇山峻岭的巍峨,有汪洋大海的壮阔。

虽然走出了荒原你依然要继续走着,但沿途的这些风景只有走出了荒原后才能体会得到。

高考那天很平静地就过去了,没有超常发挥也没有失常发挥。考完估完分我就当起了甩手掌柜,完全没有考虑未来是什么样子的。

直到现在我还依然觉得这个可能是人生最关键的转折点,我没有把握住。

如果去读美本港本,人生又会是另一个样子吧。

当时完全没有考虑这些,高考志愿是妈妈报的,成功地以北理工当年招生江西省前五名的身份进入了最好的专业之一——电子信息类实验班。

大学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充分的时间,充分的自由,每个人选择的路都不一样。大一大二参加钢琴团、刷gpa,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很迷茫。

大二开始上知乎很多,刷了一年觉得CS秒天秒地秒世界,冒着全家人和周围所有老师同学的反对,愤青毅然决然地在大二下学期过了一半的时候跑到教务处和老师说我要转专业,被直接拒绝说学期中途转专业不可能。后面就是一段100%想把这件不可能的事情做好的决心,直接跑去找教务处主任和计算机学院院长,说明决心甚至有些威胁的态度,一星期每天往教务处跑,盖了30多个章把这件不可能的事办成了。

接下来又是更深度的焦虑和迷茫,每一条路都试了一遍,出国、保研、考研、工作。其实自己的大学四年说不上成功,但看最后的结果也算不上很失败,只能说是想要的太多,结果什么都没有很好地抓住。自己意识到自己性格上也存在一些问题也是好事,不悔过去,努力地把未来的路走好。

大学的时候就和父母因为转专业的事情争论过很多,因为思想的分叉交流的也比较浅层次。后来爸妈也知道管不住我了,我也长大了,慢慢地也开始信任我的选择。

尾声

时间一点点地走,越来越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重了起来,以后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也没有人照顾爸爸妈妈没有人教爸爸怎么用办公软件没有人教妈妈怎么用高德地图,想着想着就想趁现在多给爸爸妈妈一点关爱,不要什么都拖着拖着,想着自己以后工作稳定下来了再来孝敬爸妈,孝并不是等某个时机刻意而为,更是平时的善待和关怀。拖着拖着就可能出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剧了。(呸呸呸乌鸦嘴,爸爸妈妈一定会活到100岁的~)

终究,妈妈只是一个很平凡但是很伟大的角色,我们对妈妈的记忆也只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出发来考虑的。但是,妈妈不仅是你的妈妈,也是爸爸的妻子,也是外婆外公的女儿,也需要被爱被关怀,换个角度看,妈妈其实也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呢。

最后的最后,祝我心中永远的小女孩,生日快乐!


---*谨以此文,献给最亲爱的妈妈*---

P.S. 已经过完回来了,补几张妈妈过生日的照片,愿这个在我心中最伟大的女人永远幸福。

P.P.S 今天也是我闺蜜👭婧婧同学的生日🎂,也祝婧婧21岁生日快乐,和皮皮彭同学早生贵子(发出邪恶的笑声),白头到老。

谢谢小天使请我吃糖果
0%